乔木峥嵘

拿执念换一场并肩走究竟够不够

【安雷】撒野

如果离开的人不再回来,那么就祝前途万事顺意,太太再见。

你说一二三,打碎了过往消亡。

“喂,安迷修,背道而驰的人怎么拥抱。”

安迷修记得说这句话的样子,与平日截然不同的笑容在他的脸上浮现,他摇了摇头,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不属于他们的问题。

这是凹凸大赛,充满希望,遍布死亡,他们就像纠缠着的藤蔓,束缚在创世神的手心,双手挣开与命运相斗,试图在尘世间撕出新天地。

但是截然不同的人怎么拥抱,就像两个带刺猬冲彼此走进,确实被身上的刺扎的鲜血淋漓,而心却又无法克制的贴近,孤寂的灵魂相互吸引,正如同磁极的两端相互排斥却又相互吸引。

如果问安迷修有什么能凌驾于信仰之上的话他也只能摇摇头,不可说,不可说,骑士道早已深入骨髓。但是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睛却又是凌厉而一眼望穿心底,目光肆无忌惮的破坏着规矩,捣乱了方圆,然后在狼藉不堪的废墟上蹦哒的划开一个口子,鲜血从心脏汩汩流出,却又让人感受着跳动于热情,就像唤醒了早已冰封依旧的荒原。

可他却见过满天星光的,缤纷的碎片从指尖开始消融,光影蔓延的就灿烂,却又是转瞬即逝的花火,稍纵即逝,在不复返。

安迷修伸出手,只不过是一片虚妄,指尖穿过了海盗的身体,他致死都是笑着的,带着海盗的嚣张与不羁,没有人能让他卑微。然后海盗向他伸开手却在环起的瞬间消散至虚无。他想那大概是未完成的拥抱。

后来谁知道呢,那个金发的小子据说得到了胜利,不知道他许了什么愿望,当安迷修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不知名的星球上,眼前星斗缤纷亮眼,但是却没有什么可以媲美那个人眼底的星光。

他后来流浪过很多地方,听过人说有四人的小队到处旅行,留下奇幻的故事口口流传,也曾透过人海望见过让人瞩目的呆毛,他想一切都很好,却没见过那个人 。

有人说过这个星期的酒很好,小镇的夜晚灯火通明,码头带着海上的喧嚣陷入狂欢。

安迷修坐在角落,酒喝起来绵绵,后劲却意外的长,他走出门,咆哮的海风穿过人群扑面而来。然后他在人群尽头见到了猎猎飞舞的头巾。他想原来人群中一眼相望是真的啊 。仿佛时间就此停滞,只留下那一双眼睛望尽心底。

安迷修慢吞吞的转了个身,背对着人群慢慢的向尽头走去,有人拉着他的衣领要往酒馆里拖,也有人的酒泼洒在他衣服上。那个人就站在那里,慢慢灯火里的冷色调,格格不入却又与海风相呼应。

然后安迷修握住了他的手,别扭的反手抱住了人海盗。扭头看相比他高的人,笑的肆意盎然“如果,背道而驰的话,背对着跟上去,就能拥抱了吧。”

【安雷】

BGM石楠小札,虽然一点都没关系但是是听着配乐想的,在范画的时候想的【捂脸】
是前世今生了
角色死亡预警,有卡单箭头雷{我一个卡吹为什么要虐卡。。。}
过年发糖,本来不是打算情人节的刀的但是因为拖。。。

【上】
安迷修第一次见到布伦达的时候着实是匆匆。
彼时出征归来带着喜讯,路边站满了围观的百姓,铁骑从城外向城内蜿蜒,城内的欢喜冲散着盔甲上的肃杀之气,一片热闹。

“都让开让开!”前面的人反复吆喝着,驱散着站在路边的百姓,招呼着骑兵让出条道。

也不知来者是谁,倒是很大的排场。安迷修不由腹诽。
远观由一鼎由铁骑互送的轿子往城里送,马上刻着雷文皇室的标识。

皇室的倒是很大气,轿子四平八稳,大概可以方便人在里交谈,不过在城里这边倒是相对安全,周边不设防倒也没太大问题。安迷修漫无边际的瞎想。

眼看着轿子快要从身前路过,帘子却突然被人掀起了一角,露出半张足以配得上另女性尖叫的容颜,眸中的紫色淡漠而疏离,他扫视了一圈,然后瞥了眼安迷修的方向,撇了撇嘴放下了帘子。

只消一眼,安迷修鬼使神差的伸出了手,手指仓促的伸出,却又除了指尖略过的风,一无所有。

民间的唱词里总传唱真情挚爱,语音华丽的丰富着词藻,浮夸的语调歌颂着爱情,安迷修一直对此报着听听就罢的态度,这下却突然无言反驳,简单来说不过便是一眼万年,字字珠玑。

他想我们总归会再相见,来日方长。

再见却是出乎意料。骑士的嘉奖意外的不是来自雷皇,安迷修听从召令太头便是撞进了一双瑰丽的眸子,凑的进足以让他看清民间多少女子口口相传的三皇子的绝世容颜,他面容白皙却丝毫不显女气,傲气的神情在眉脚的上调中一览无余。他身着华服冠冕却与周围格格不入,像是一棵胡杨被移进了花园。

他本该祛除枷锁翱翔于天地。安迷修望着他的眼底出神的想着。于是故事又有了新的篇章。

然后呢?

然后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至少骑士被掀翻在床垫上的时候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不知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也许是从带着示好的头巾开始?亦或是初次的耳语,谁知道呢。

他心心念念的人跨坐在他身上,裹在一件浴衣里,领襟大开露着白皙的胸膛,昏暗的灯光打下斑驳的光影,面容有些模糊不清眼睛确是有神而明亮。他的凌乱于安迷修的整齐带着绝对的反差,鲜明的对比刺激着安迷修的眼瞳,如同一副荒诞的油画。天使与恶魔交织而缠绕,看不清眼前。

他带着不羁的笑容开口,语气自信的犹如一场胜券在握的谈判,我说安迷修,你想要布伦达,拿什么来换才算公平公正。

然后他的殿下被他定弄的话语支离破碎难以练成一句完整的话,眼角逼得通红求绕却仍旧执着的追问答案。?安迷修凑到他耳边注视着他有些失神的瞳孔喃喃,以安迷修相抵足够吗。

真相还未浮出水面,夏夜的空气胶着的黏糊的气息,唯有时不时冒出的虫鸣打破了一点寂静,然后又被死寂的空气吞没殆尽。

后来呢?

后来大火吞燃烧了整个城,火焰焚烧着满座城的的真相与谜底,所有的罪恶在火光中无处循行。

安迷修站在城外看着城里的喧嚣,以及,背对着火光而立背后只跟着一个影子的人——布伦达。他也会有如此孤寂的一天吗,安迷修有些恍惚。

布伦达抬手制止了雷鸣上前的动作,他会问什么呢,关于纵火的原因?帝国的覆灭?他挂着放肆的笑容,开口却出乎意料:安迷修,你是我的么?

安迷修点了点头,继而摇了摇头,真与假交织缠绕,所谓的“人”已经被层层叠掩包裹,皮囊在枷锁下跳动逐步通化腐朽只留下真心在颤抖的证明的真情却又不可说,不可说。

他笑着点头朝安迷修走过来,吻上了他的唇——胸膛穿过手中的剑与他拥抱,他没有闭眼,就像在执着的追求着答案,“你违反了诺言,所以,为了公正,布伦达不属于安迷修。”于是故事以草率的形式落下了帷幕,仓促的他只来得及合上他的眼。

然后他被雷鸣大力的推开,小孩将那人紧紧拥入怀,眼神悲伤,眼底却没有泪水。他小心翼翼的将唇靠近他的兄长,在咫尺间停留下来,将脑袋埋进了颈肩,发出困兽绝望的哀嚎。

安迷修目送着雷鸣扛着布伦达一步步走向火场,他没有兄长高,踉跄的宛如在刀尖上行走,然后被修罗场吞没。安迷修只来得及伸出手,看着头巾的末梢被火舌舔舐,然后被热浪将余灰送到他之间,消失殆尽。

隔世经年之后难以去描述故事的结局,那个人的脸在他心底也有些模糊不清,只留下那双眼睛带着质问的目光直勾心底,唤醒沉默已久的内心一丝丝的纯动。也只剩下史书间一笔带过的轻描淡写记录寥寥几笔两人间的纠葛,却无人可探寻。

所知不过便是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分割线——————

其实是条漫的脑洞记录下来,立个旗高考完画出来。
本来有下的,嗯。。。看命吧。。。
情人节快乐,过两天还会写别的的,嗯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所以是格瑞给金宝送的情人节礼物吧!三天也没关系的!金宝再找三年也有人在等他的!

本来已经写完了,手一抖,按了粘贴,全没了mmp

太太的脑洞太美好虽然被我画残了。。。
大概是十指紧扣吧。。。。
中间那句话是timeii里的,很喜欢的一句话
姿势基本参照百度
第二张是逆光。。。估计看不出来
一个小时不到的速涂。。。。明天还要早起考试的说。。。。
个人觉得他们欠的是彼此的拥抱,画的雷总亲的时候没有闭眼,固执的确认的彼此的存在,安哥闭眼满眼的温柔。
晚安,求欧皇的buff。。。

一个太太的安哥黑框眼镜喝咖啡不穿鞋养雷猫猫的PA。画太丑没脸@惹。。。。
想吸雷猫猫。。。。雷猫猫在左下角看得见吗。。。。猫猫蜷缩一团睡觉真的好可爱。。。。
安哥的姿势参考速写
明天不考试放飞自我。。
晚安啦喵

浮生只合尊前老   雪满长安道

你以为的他崩了是你想的呢还是只是说他只不过是幻想而导致的官方人设不满足所想的呢。
同人终归是同人,唯一与官方相符的不过也就是想让这个角色好,仅此而已罢了

【雷卡】

很少有人知道凹凸大赛结束以后是什么样的,毕竟正如玩笑所说的最能保守秘密的人都不能说。只是光影点点的环绕然后指尖穿透光斑后模糊了视线。

卡米尔再次醒来的时候并没有很清醒,只是陌生的环境让人有些不知所措。满世界的晶银锑透,看不见边境的苍茫。目光所见之处有些许人,但是似乎却又隔绝在声音之外。

似乎过了很久他才走向行人,一红一蓝的呆毛直立在头上让人实在难以忽视,看着总有些眼熟,却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即便再鲜明的特征的记忆划过喉咙也只剩下破碎的音节。不记得了。

交涉很匮乏,贫瘠的记忆无法交换出信息,回忆起来确是除了姓名什么也没有。

穿过漩涡便是另一个色彩,沉睡着不同的旅客。少有人都在漫无目的的行走,似乎只有行走能证明在时间似乎都停滞的时候还有生的迹象。但不置可否,沉睡却又似乎是一无所有时最好的选择。

卡米尔总是清醒着,不知为何的力量驱使着他前进,意识里一双丽的眼睛划过脑海,虚无缥缈,只有醒着,才能留住指尖最后一抹流沙。

空间里偶尔还会人进入,比如。。。。这个奇怪的骑士。

骑士振振有词的宣扬着放任一个小孩单独行动不安全,耸立的呆毛实在让人想不出拒绝的理由。听的卡米尔无法拒绝。

卡米尔有时会给安迷修形容那双眼睛,尽管已经模糊到只剩下眼神里抹杀不去的凌厉。但他还是固执的一次次的讲,加深着本就并不深刻的印象。毕竟在漫长的旅途里可以被挥霍的只有时间。

如同永远的平静。直到————

惊天的落雷撕开了天幕的一角,暴虐的闪电席咆哮卷噬了平静,压迫的气息带着骤雨将至的气息,交错着的电流划过卡米尔的发烧,火花爆裂,急骤的如同谁的心跳。

卡米尔在尽头见到了那个人,头巾飞扬,电光周身环绕如疾走的游龙,他站在中央,背对着漫天闪电映照着的白昼,如同突降人世的神邸。眼中的瑰丽印刻在他心上仅是一撇,便在心底掀起了波澜滔天。

于是他迎着光跑去,踏过肆虐的雷电,越过荆棘,然后站在了他身边。然后他的神祇伸出手——————

跟我走。





我在写什么。。。。本来不是这样的!这本来想是个刀子的!!!雷总找过了然后最后两个人向相反的方向走了的!【如同参商里的两个人背道而驰就差一个回头的那种,你倒是回头啊!】然后最后成这样了,摊。
果然还是比较适合白嫖省的出来丢人。。。。

光影构图完全临摹大师,别吐槽空间平了光影不强。。。小窗吐槽就好。。。
最开始背景是想读然老师的骑士背景,类似于脱下盔甲用真实去追逐。。。然后死于盔甲。。。
然后背景是晚上和室友聊天聊到不愉快的话题解压画的。。。。人都崩了。。。。求清槽
原作的作品名叫行人,感觉这个更像是人海匆匆吧
假装会画画。。。